热点追踪

物流平台走向何方?

发布日期:2017-01-06 浏览数:4485

 


  10月底,“卡行天下”与常州豪凯物流合作的“卡行天下(常州站)”正式启动,这是继2014年“天地汇”平台与“江苏亚邦医药物流中心”合作,落地常州之后,又一家全国性“公共物流平台”落地常州。

  但是,与“天地汇”落地常州相似,“大名头”物流平台似乎并没有本地激起什么大波澜。业内人士称,现时类似的“公共物流平台”可说是“繁花似锦”,可大多是“说的比做的好”,究竟最终谁能“脱颖而出”?。

  “公共平台”由热转冷

  其实,我国物流行业搞“互联网+”的物流平台已经有很多年了。

  在互联网物流问世之前,因为信息不通的原因,传统物流行业是这样运作的:货主有货运需求,就会去找中介(业内人称“黄牛”,又称货代公司,早先也叫配货站),再由这个中介去找车(司机)。但是,因为这些中介认识的货主和车主十分有限——信息资源十分有限,因而配货效率有限,也都难以做大。

  早在1996年,有物流平台“祖师爷”之称的翟学魂,从给宝供物流企业集团,提供一个在互联网上运行的管理信息系统,成功帮助其大大提高了物流效率开始,就有了搞物流平台的想法。1999年,翟学魂与几个合伙人创办了快步易捷公司,其愿景就是搭建一个把制造业、物流公司和零售商全部用互联网连接起来的平台,并获得了包括IDG在内的几笔风险投资。快步易捷为TCL重新设计的物流体系,通过集中化的平台处理方式,为TCL压缩了45%以上的库存成本;还和青岛啤酒、科隆等一批国内一流企业成了合作伙伴。直到2003年,翟学魂及其合伙人发觉,快步易捷的这种咨询规划加个性化开发相结合的业务模式叫好不卖座,利润空间很低。坚持到2005年,快步易捷无奈关闭,翟学魂又创办了共和易捷,也是同样的结局。

  2005年下半年,翟学魂与几个老同事一起成立了汇通天下,收购了在逆境中的中国配货网,开始真正书写互联网物流传奇。

  与传统运作方式不同,配货网的车源不是靠经验积累和个人关系,而是靠不断积累的数据。车辆、司机身份、证照等信息都由配货网平台通过互联网做实时验证并使其透明化;同时配货网平台避免现金交易,增强了对车的控制力。最重要的是,配货网百分之百承担所有的服务质量和风险,这是其他互联网物流平台做不到的。这使得配货网名副其实地成为中国最好的货运平台。

  配货网成功,仿效者群起。一时间全国性的、区域性的、同城性的;撮合型的、基地型的、点对点的、门到门的;开放型的、自用型的、定制型的……。一时间,这种被称为“第4方物流(4PL)”的物流平台火遍全国。2012年前后,仅常武地区比较知名的4PL物流平台就有7、8家。但可以说,至今没有一家真正实现当初的目标,大多逐渐销声匿迹。

  “平台”并非物流商

  随着时间的流逝,昔日火遍全国的配货网已渐渐远离人们的视线;就连那些结合物流地产的如传化、天地汇等物流平台,也似乎停止了快速扩张的脚步,在连全国布点计划都远未实现的情况下,就停止了扩张的脚步,更不要说实施当初许下的连点成片,连片成网的宏伟蓝图了。

  2014年9月,天地汇与江苏亚邦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由亚邦投资建设30座公路港,并与天地汇合资成立运营管理公司,进行运作管理;同时为园区客户提供供应链金融、增值服务团购、融资租赁、软件开发与应用等服务。10月10日,号称全国首家物流园区增值服务中心的“天地卡航”在常州亚邦物流基地正式启用。

  很明显,天地汇是搞公路物流园区运营的,也与传化一样,把物流园区说成公路港。只是为显示差异,把为入园客户提供增值服务放在前面宣传而已。

  不过,时至今日,人们不仅没有见到30座亚邦公路港连片成网,而且也没有见到常州亚帮物流基地就此更加红火。

  通过访问我们发现,类似传化、天地汇、卡行天下这样的物流平台有很多,而且运营模式的同质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与传统货运交易市场并无本质区别。

  “江苏志宏物流”就是以运作传统货运交易市场而闻名。

  大约10年前,志宏物流租下闲置厂房,用半高砖墙隔成许多豆腐块,每个豆腐块入驻一个“黄牛”,小黑板就是“黄牛”们的信息发布器,进场揽货的司机看到合意信息就与“黄牛”谈,交易成功“黄牛”带司机上门取货发运。志宏物流市场在凌家塘的时候,500多豆腐块每天有3000多票的成交量。

  现在的物流平台,不管是包装成公路港,还是物流园区,其实质也无非是“停车场+信息发布平台”,交易实际还是在“黄牛”和司机之间进行,与志宏物流市场没有区别,本身并非物流商。

  两种“平台”渐行渐远

  实际上,公共物流平台还有一个“学名”,叫“第四方物流(4PL)”——既不是托运方、收货方,也不是承运方,像电商平台一样,就是一个虚拟交易市场。客观来说,出现初期,公共物流平台在公路货运配载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在降低货车回程空驶率,提高了实载率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是,发展到现在,脱实就虚的趋向非常明显,即使是那些能从资本市场圈到钱的平台公司,投资开发了美其名曰的“公路港”,但实质还是一个虚拟的信息交易市场,“公路港”只不过是披着“物流”外衣的商业地产而已。

  许多物流从业者认为,物流平台并不是物流供应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其“第4方”的位置实际是“局外人”一方。物流市场与物流企业(业户)之间的差别,就像商品交易市场与超市、百货店,或者说像电商平台与实体店一样,前者是虚拟的,后者则是实体。

  因此说,物流平台发展到现在,已经越来越“脱实就虚”了。

  反观那些物流实体企业,在搭上互联网,实现信息化后,通过构建自用的物流平台,业务发展和服务品质提升速度,已经超越了“公共平台”,比如顺丰、“四通一达”、德邦等物流企业。

  还有我市的江苏政成物流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对“自用平台”的不断优化升级,并对各业务环节进行标准化规范,逐步向合作方开放的方法,构建起“政成物流联盟”平台,将虚拟平台与实体经营有效整合起来,实现集约化发展。现在,“政成物流联盟”企业已经发展到20家,联盟网点48家,参与企业超过百家,预计今年平台交易额将达到5.2亿元。目前,“虚实结合”的政成物流联盟平台构建与发展,已被省发改委列为重点项目。

  而对于“公共物流平台”,2014年,国家发改委《关于加快物流信息平台建设提升物流信息化水平有关问题》明确:加快推进国家级和区域级公益性物流信息平台建设。或许,今后国家级和区域级物流信息平台,就像公路和铁路一样,将被赋予“公益”性,并与“自用平台”分道扬镳,在另外一个方向上发挥作用。阿中


图片说明:政成物流联盟平台结构